伏龙肝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伏龙肝入选教育部社科研究项目进入中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人民大会堂活动 http://weifang.dzwww.com/cj/201711/t20171127_16268082.htm

《伏龙肝》入选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,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编选、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《过目不忘: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(7)》。该文原以《乡土》为题,初发《通俗小说报》年10月号。随后被《小说精选》年第12期、《小小说选刊》年第2期转载,入选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小小说篇》。后以《伏龙肝》为题入选多省市、多年高中《语文》试卷。

伏龙肝

月黑风高。山林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长啸。

唐韧裹紧棉袄,缩头抱膀拐过一个山嘴时,路旁冷不丁闪出一个人影。他惊得张嘴瞪眼。

唐韧,唐韧!人影的声音被风抽得飘忽不定。

唐韧定了定神,对来人叫了声舅舅。

舅舅说,孩儿,家,回不去了。你家被强人烧了!

山下,火苗在黑夜里如扬鬃的红马往上一跳一跳。

是谁,是谁,我要杀了他!唐韧像一头暴怒的狮子,要往山下跑。

舅舅死拉着他,几乎带着哭腔说,孩儿,不能去!快逃命吧!他们扬言,要满门抄斩呢。你哥,被我拦住了,先走了。

那,俺爹娘和妹妹呢?

舅舅悲凄地说:甭问了。孩儿,快,朝这个路口跑吧。你哥,就从这儿跑的。你撵上他,是你们兄弟的缘分;撵不上,你独闯天下吧。

老人说着,往他口袋里塞了几块银元,又将一个小包递给他,嘱咐道:这是伏龙肝,千万带好。

唐韧将伏龙肝装进口袋,给舅舅叩了个响头,然后挥泪上路了。伏龙肝是在火中烧就的,而现在家中是一片火海。唐韧的心被火烧灼一样疼痛。

他家所在的村叫桃花坞。桃花坞横卧在山的北边,大运河的南边,小村缺乏阳气,水柔土硬,村里人出门在外,易患水土不服病。为治水土不服,村人在砌灶时,往往用生猪肝拌土抹灶膛,三年后灶膛被烧成赤红色的伏龙肝。出门带上伏龙肝,若水土不服,将伏龙肝捣碎服了便好。

那天夜里,唐韧撵上了哥哥唐云。弟兄俩往南走了三四天,走到一个小村时,唐云觉得头晕恶心,胸闷气短,病倒在一座破屋里。

唐韧给哥哥请了郎中,哥哥吃了几济药,不见好转。他判断哥哥是水土不服,就掏出伏龙肝敲掉一小块儿捣碎,拿水冲了给哥哥喝。服了几次伏龙肝,哥哥的病第三天就好了。兄弟俩又往南走了几天,谁知,哥哥又犯了水土不服,而且,比上一次厉害得多。

这天,唐韧给哥服了伏龙肝后,看着伏龙肝愈来愈少,他悬了心:要是让哥哥用完了伏龙肝,倘若自己犯了水土不服,岂不将这条命扔在异乡了?

唐韧愁肠百结地在栖身的破屋踱步,门旁的一个残破灶台进入他的视线,他心中不禁一动。

几天后,哥哥的病好了,兄弟俩便又上路了。

日军飞机投下几颗炸弹,唐云、唐韧兄弟俩被逃难的人群冲散了。

自此,兄弟俩便失去了联系。

后来,哥哥唐云在长沙一家药铺落了脚,两年后被药铺老板招为入赘女婿。在这里,唐云经常翻阅《本草纲目》,目光总在伏龙肝处停留,好像要在字里行间找到失散的弟弟。他常常想:弟弟将伏龙肝给我用了,他要水土不服了怎么办……想着想着,哥哥唐云就伤心得落起泪来。

唐云到处打听弟弟的下落,可一直没有得到唐韧的消息。

一晃十几年过去了。有一天,唐云在药铺遇到一位抓药的老乡,他得知弟弟前两年已回到了老家桃花坞。真是世事无常啊,他家当时的仇人因作恶太多,已被政府镇压了。

唐云大喜,与弟弟相见的心也悬起来。没过几天,他就携妻踏上归家路。

到了家,听说舅舅已去世,唐云随弟弟上坟祭奠舅舅。

晚上,唐云看着弟弟唐韧,十分羞愧地说,哥对不起你。当年,哥水土不服,都用弟弟的伏龙肝。哥担心自己身体弱,没了伏龙肝,保不住性命。哥不好……唐云说着,从行囊中拿出一块伏龙肝。

原来,当年舅舅也给了他一块伏龙肝。

听了哥哥忏悔的话,唐韧的脸红一阵、白一阵地不自在。

他起身从供奉灶神的神龛里拿出一块枣样大小的伏龙肝,十分羞愧地说,哥,要说对不起,是弟对不起哥。当时,俺多了个心眼儿,剩下一小块儿没用。后来给您用的,掺进了那家破灶里的灶心土啊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